黄维之女黄慧南口述:第一次见"战犯"父亲

2011-11-05 作者: 党史知识教育  我要投稿

1965年,我在上海北郊中学念高二。有一天突然被教导主任叫了出去,说我父亲来了,让我去上海锦江饭店看看父亲。

在上高中之前的岁月里,我一直是不知道父亲的存在的,从小时候起脑子里就没有这个人。

1948年9月我出生,而在之前的8月,父亲去参加他作为军人的最后一场战役——淮海战役。我小时候和妈妈、外婆还有姨妈、姨父一起生活。我管姨父、姨妈叫爸爸、妈妈,管我自己的母亲叫“姆妈”。我的姨父叫黄崇武,是黄梅兴之子。可能就因为他也姓“黄”吧,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家庭和别人有什么不同。直到初二那年,班里同学都写入团申请书,我也写了,申请表“父母”一栏,我就填上姨父姨妈的名字。可到了初三,在每一拨申请入团的同学里,平常表现不错的孩子都入团了,可我的入团问题临到初中毕业还没有通过。团支部书记报名参了军,临行的某一天,他特地找到我说:“你没有入团不是你自身的问题,而是因为你父亲,所以你不要有包袱,只要你好好表现,以后还是有机会的。”这时候我才知道,原来我的父亲是黄维,是一名战犯。

教导主任要我去见父亲,并希望我配合国家做父亲的工作。我脑子里连反应都没反应,脱口就回答“不去”。现在想想,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说不去。当时妈妈在北京,和姐姐有时还会去看望父亲。而我从来没有见过父亲。家里人谁也不在我面前提父亲。

记得那天是姨父一大早带我去锦江饭店见的父亲。我依稀记得当时房间里还有工作人员,坐在旁边只是不停地记录,并不说话。第一次见父亲,我感觉好陌生。但我能感觉到,他好在意我。我记得父亲那天穿着黑色或者深蓝色的制服,他问我,念高二了,快上大学了,以后学什么呀?我回答说,我喜欢学医。那次应该是监狱组织战犯到全国各地参观,父亲他们刚从杭州到上海,说到一路上的见闻,父亲很兴奋。那次的参观对父亲的震撼挺大,他思想上又一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
因为父亲的原因,一家人的确吃了不少苦,特别是我的母亲蔡若曙。父亲在监狱呆了27年,母亲一直独自支撑着这个家。1959年,在第一批特赦战犯名单上原本有父亲的名字,但被取消了,而母亲就因为这个事情心理上受到了极大的压力。1975年,父亲最终被特赦,而在此之后不久的1976年,母亲却过世了。但我心里从来没有怨过父亲,而且随着近年来我不断挖掘他的故事,越了解他,就越觉得其实他真的是具有那个时代特点的军人。

更多精彩内容欢迎进入【党史频道】

【相关阅读】

大将张云逸传奇:拿元帅工资一生从未受过伤

毛泽东最后一次长篇讲话:考虑交班望党内团结

【周刊】1950年后国共和谈:章士钊奉命试探蒋介石

相册:邓小平和他的四个孙儿|聂荣臻晚年两个未了心愿

死于张国焘之手的军事家许继慎|寻找许继慎遗孤

访周恩来和朱德的入党介绍人张申府(二)(一)

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中南海:过紧日子简朴亲民

瞿秋白母亲为何自杀|瞿独伊:我的好爸爸瞿秋白

黄维之女黄慧南口述:第一次见"战犯"父亲的评论

登录 | 使用qq登录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,登陆后请刷新本页